:::
海洋氣象
中央氣象局--潮汐 中央氣象局--潮汐
中央氣象局--海象 中央氣象局--海象
windguru windguru
windy windy
 
關於海洋馬祖
縣長的話 縣長的話
馬祖人文與社會 馬祖人文與社會
馬祖生態環境 馬祖生態環境
馬祖地理環境 馬祖地理環境
馬祖海洋歷史 馬祖海洋歷史
 
海洋資源中心
中心簡介 中心簡介
年度計畫 年度計畫
成果展示 成果展示
 
海洋教學政策
政策白皮書 政策白皮書
海洋教育課程綱要 海洋教育課程綱要
海洋能力指標 海洋能力指標
 
海洋研究專題
專題探討 專題探討
調查報告 調查報告
 
 
:::
     
 
馬祖海洋歷史

史前時期海洋史略

一、「亮島島尾Ι號遺址」─馬祖史前歷史的源頭

    自民國百年楊綏生縣長登上亮島慶祝軍方登島六十周年時,發現島上多處貝塚,即刻邀請陳仲玉教授和清大邱鴻霖教授組成亮島考古團隊,九月至十二月兩度進行島尾Ι和Π號遺址挖掘,次年(2012年)再度登島進行大規模地表調查,同樣在島尾發現三和四號遺址,於是將四處遺址合併稱為「亮島島尾遺址群」。其中島尾Ι和Π號遺址的試坑,出土陶器、石器、骨器、人體骨骸等文物,其中在島尾Ι和Π號遺址各發現一具完整的亮島人遺骸,經研究初步證實這裡是南島語的祖居地,同時將馬祖歷史向前推八千三百年,開啟海洋文明曙光


圖.島尾Ι遺址的人體遺骨,命名為「亮島人

二、東莒熾坪隴遺址-海洋文化屬性

中央研究院考古學家陳仲玉和劉益昌教授,分別在東莒大坪村、北竿塘岐村、南竿福澳村發現史前文化遺址,2001年後東莒熾坪隴遺址經過三次發掘,伴隨出土的文物經證實與福州附近的「曇石山文化遺址」同屬新石器時代文化層。約在六千年前,史前人類在這裡過著漁獵與採集生活,與後來戰國時期的閩越族有相當程度的關聯性。閩越族常以青蛙、蛇等動物作為氏族的圖騰崇拜,這樣的原始圖騰信仰也散見於馬祖列島,可見馬祖史前文化與閩越文化關係密切。


圖.馬祖海洋文化曙光-東莒熾坪隴遺址


圖.史前在潮間帶採集的工具-尖狀器

 

漢唐宋元時期海洋史略

漢武帝滅閩越國後,漢人開始經營這片瘴癘之地。當時有一群閩越遺民逃至海上,因為不願歸化和歸降,被歷代皇朝貶為「蜑民」階級。馬祖人稱這些蜑民為曲蹄仔,他們曾經落腳於馬祖澳口,因此有些澳口被稱為曲蹄澳。近年來考古發掘發現唐宋以後青瓷碎片,亦有福正村民在自家附近挖到開元通寶等銅錢。再比對地方文獻,南宋人梁克家的《三山志》中曾記述到:「上下竿塘、大小亭山、桑崳、關嶺、蛤沙、北茭鎮,俱在現東北海中。」,上、下竿塘就是現在的南北竿島,這是馬祖列島最早出現於地方文獻。種種跡象顯示,馬祖列島早在歷史前期就有人跡駐留。到了元代在福州設萬戶府,派重兵戍守,一時海疆綏靖。今在鐵板澳的大王宮尚保留一方石碑,鐫刻:「林酉才喜捨中統鈔二十貫」,足以證實元朝以後因為海防和漁業日益重要,鐵板澳等各聚落呈現一片榮景。


圖.東莒島福正遺址發掘證實年代可追溯自唐末


圖.福正遺址出土的瓷器


圖.南竿鐵板澳的大王宮尚保留一方元代石碑

  

明清時期海洋史略

馬祖列島位於閩江口,成為戍守省城福州的海防重鎮,這時期中國東南沿海面臨國際競逐,倭寇、海盜、和列強船艦頻頻寇邊,馬祖也被捲入這股歷史洪流中。由於明清朝廷消極的海洋政策,馬祖曾有兩次實施海禁。

因海島孤立難援,洪武二十年將桿寨移至連江縣內北茭,實施史上第一次海禁政策,詔令「片板不得入海」。明萬曆四十五年福建巡撫黃承玄據報日本倭人頭目桃煙門率眾盤據東沙(今東莒島),於是派遣參將沈有容興師討倭。勸服倭寇頭目帶領倭人六十七名投降,同時還釋回被擄漁民二十二人。董應舉為感佩沈有容的功績,便在東沙島立碑載其事蹟,此石碑即是大埔石刻。

清初,為封鎖東南沿海人民資助鄭成功反清勢力,順治皇帝派遣欽差大臣到福建頒布遷界令「離海三十里村社田宅皆焚棄」,這是史上第二次海禁政策,一直到乾隆年間,下令承認遷往海島就地合法。現今北竿鄉橋仔村玄天上帝廟,還遺留籤板注記乾隆六年,證實馬祖列島許多澳口像橋仔一樣,因海禁解除而人煙稠密。清嘉慶年間馬祖列島再度成為蔡牽、朱渥等海上梟雄的勢力盤據,直到蔡牽被殲滅於漁山外洋,才逐漸恢復生機。

道光二十二年,清廷因鴉片戰爭失利,中國被迫開放五口通商,福州便是其中之一,閩海趁勢成為航線要衝,由於閩江口島礁星羅棋布,船隻航行有觸礁的危險,於是英國人在同治十一年(西元1872年)建造東犬(今東莒島福正村)燈塔壹座。光緒二十八年東湧燈塔(位於今東引鄉)亦開始建造,至光緒三十年完工啟用。這兩座燈塔成為導引閩海的航標,亦見證這時期馬祖列島受福州、三都澳開埠影響,道光以後各澳口的聚落佈局底定,奠定如今「一村一澳口」的聚落型態和獨特的聚落景觀。


圖.明代在上竿塘(即今南竿)雲臺山上設煙墩


圖.東沙(今東莒)大埔石刻


圖.北竿橋仔村玄天上帝廟籤板


圖.東莒燈塔


圖.東引燈塔

 

民國時期海洋史略

民國初年,內地戰禍連年,賦稅繇役繁重,馬祖列島孤懸海上,反而相對安定。民國二十三年,政府派員在北竿塘岐鹽倉舊址,成立『竿塘聯保辦公處』,東引則編入西洋山聯保組織。抗戰軍興,馬祖列島附近鼎立三股海上勢力,皆號稱和平救國軍,受日軍興亞院扶植,其中林義和以南北竿為勢力範圍,因分贓不均,不久駐白犬(今莒光鄉)的林震,引進南日島的張逸舟勢力與日軍合謀殲滅了林義和。張逸舟仙遊人,曾在民國三十二年重修馬港天后宮,遺留一塊石碑,還紀錄媽祖事跡和捐款。抗戰勝利後張逸舟勢力亦隨之收編。

民國三十八年中共席捲華東,福州綏靖公署派王調勳為海上保安第一縱隊司令,這支反共游擊隊正式在川石島組成,總部設在西犬,今西莒島青帆村山海一家即總部所在地,曾奉命掩護國軍撤離馬尾琯頭後,轉進西莒。另派遣一支兵力駐防東引島,民國四十四年編入國軍正規部隊號稱「反共救國軍」,這支勁旅配合國軍突擊福建沿海作戰,屢建奇功。

國軍轉駐馬祖列島後,馬祖便成為防衛台灣第一線,兩岸之間隨著國際關係進入冷戰時期,國軍與中共軍隊在馬祖海面和空中發生不少零星戰鬥,為加強在馬祖的防衛,於民國五十四年五月將馬祖守備指揮部改組為馬祖防衛司令部。此時美軍顧問團和西方公司(美國情治單位),亦進駐馬祖列島協防和收集情報。為貫徹軍政令一元化,縣政受『馬祖戰地政務委員會』指揮和監督,自此馬祖居民必須忍受諸多生活上管制和箝制各項自由。隨著兩岸關係和緩,民國八十一年十一月七日解除戰地政務,始還政於民,居民開始享有地方自治的權利,如:自選縣長、民意代表….等,各項地方建設才開始大步邁進。


圖.林義和故居


圖.張逸舟重修馬港天后宮石碑


圖.『馬祖戰地政務委員會』舊址


 
     
 
:::
 
 
版權所有©連江縣政府教育處及所屬國民中小學
平臺維護:連江縣教育網路中心;內容維護:所屬網站學校
校園快優網‧『授權給:連江縣政府教育局』